樱岚和风

❤S磁石N💛   山田太郎ものがたり
2007.07.06——2017.07.06

我曾有过一个朋友

Laceration:

我曾有过一个朋友。
我们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学,高考结束之后,他对我出了柜。
当时的我并不是很吃惊。一方面是我对耽美文化的接受程度很高,另一方面是他的性向解释了很多事情……比如他对女生的态度。说来有些可笑,早熟的他成功掩饰了对心仪男孩的迷恋,却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在女孩面前有种近乎冷漠的泰然自若。
说出秘密之后,他仿佛松懈了下来,我们各自去读大学,友谊照常运转,只是多了一些交流。那时他很喜欢看校园耽美小说,我给他推荐了很多他也不满足,大概是为了弥补自己青春的遗憾吧。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慢慢发展成除去逢年过节问候,只有找对方帮忙才会联系的程度。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即使一年也只见一次面,我们的相处模式仍然不变。
直到去年的某一天,他在聊天软件上找到我,粗略地寒暄之后,向我提出一个请求:
他想要和我形婚。


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个玩笑。
所以我发了几个表情揍他,然后告诉他我是直的。
可他不是在开玩笑。
他告诉我,虽然他的父母都知道他的性向,甚至见过他的男友,但外公外婆年纪太大,无法接受……这样那样,无比牵强的理由。
我当时的感受是……没有感受。
一种隔岸观火的全然冷漠驱使着我和他交谈,无视了他的请求,我直接问他,结婚是摆酒还是领证?工作的事情怎么办?男友怎么想?婚前财产要怎么处理?婚后是否一同生活?
他很多问题都无法回答,只是不断向我倾诉痛苦,并不断向我寻求帮助。
我一面从他的回答中寻找着漏洞,一面慢慢地体味到了被朋友背叛的悲哀,那是一种并不激烈的,寒冷的情绪。
我一面对他现在的情况做着判断,一面禁不住回忆起了我们的过去。认识了十年,从灰头土脸的青春期到仍然狼狈的现在,我回忆起我们一同走向教室,回忆起我们一同在学校后山喂野鸭,回忆起老师以为我们早恋而含沙射影的谈话,回忆起他出柜时强行掩饰着惊慌的表情,回忆起他大学放纵自己的时候我为他报名了防艾讲座,回忆起他终于鼓起勇气向自己十六岁喜欢的男生告白……虽然失败,也被那温柔的男生安慰,我回忆起一切结束之后他在电话里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们互相陪伴了十年,我大概是他第一个如此信任的朋友。
然而他还是想把我拖进同妻的深渊之中。


同妻这个词,相信大家并不陌生。
到微博,知乎,甚至百度进行搜索,你会发现很多很多触目惊心的新闻和研究。但我并不是旨在抨击骗婚,也不是想探讨中国同志群体的生存状况。我只是想……直到现在,我仍然想要帮助他。
可我帮不了他。
我体会到了他的痛苦和恐惧。不管网络上腐文化如何盛行,不管又有多少国家通过了同性结婚法案,我们身边大多数的人,还远远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同事,甚至一个陌生的明星,陌生的政客,是同志。
失望,愤怒,断绝关系,甚至送去电疗,这种错误的对待方式还大范围存在。我的朋友,他所谓的被父母接受,是真的吗?又或者,形婚甚至骗婚……是他父母的授意?
我完全能理解他的痛苦和无奈,但我还是非常明确地拒绝了他。


考虑到他一时无法扭转的道德观念,比起晓之以情,我尝试着动之以理,我告诉了他一些形婚却产生感情,最终拆散两对同性情侣的案例,还有更过分的,形婚中“妻子”用“丈夫”的“出轨”证据来打离婚官司,抢夺财产……我暗示他,如果有利可图,一个不爱你的女人怎么对待你都是有可能的。
他果然退缩了。
他一边退缩,一边受伤地问我——你也会背叛我吗?你明明是我的朋友啊。
看到那句话,我突然明白,他已经再也不是我的朋友了。
我无论如何也原谅不了他,尝试着,把自己都不想要的命运,塞到我的手上。
时至今日,我仍然感受到他的痛苦,我仍然同情,怜惜他。
但我再也不会信任他了。
就在那一刻,我彻底地失去了他。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关系就结束了。我把他放到了……熟人,同学,总之仍然是可以联系的位置。我仍然会帮他的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然后我也会因为他陷入痛苦的思考……如果他真的走上了骗婚的道路,如果我收到了一张请柬,或者听到了什么消息,我是否该为他的妻子做些什么?
我该如何做?
……只希望,这一天永远也不会到来。
在这里,我忍不住要做一些可能听起来并不愉快的警示。就拿我的朋友举例,他外表朴素,作风踏实,工作稳定,看上去无论如何都不像我们在艺术作品中阅读到的那种“攻”或者“受”。但他天生的取向决定了,他只爱男人,只爱男人的身体,他永远也不会去爱女人,身或者心。
所以,如果你遇到了这样的一个男人,请不要被他蛊惑。
他永远也不会爱你。
而没有爱情的忠诚,听上去难道不像个玩笑吗。
没有忠诚的婚姻,听上去还不够危险吗。
就像我的朋友,我不知道他能从我身上获得什么样的便利。我只知道,他从头到尾都只考虑了自己。他从头到尾,就一丁点都没为我想过。除了一句轻飘飘的,“你不是单身主义吗?”。
这还是,两个拥有十年友谊的人。


大概是到了深夜,人的思维尤其活跃的缘故,我不可避免地想起他。
今年的春节,我们没有给对方拜年,默契地相互避开。
我不知道他心中是否有羞愧和懊悔。
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我对他的坚决和……同情。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多年前的某一天,学校里下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我带了伞,在屋檐下撑开,并叫他一同躲在伞下。出于青春期某种奇怪的自尊,他拒绝了,自己昂首挺胸地走进雨里,我翻了个白眼跟在后面。我看着他慢慢被淋湿,只觉得幸灾乐祸。


而现在。
我是无法让他到我的伞下来了。


End


2017.3.11


#出于各方面的考虑,本文只接受lof站内的转载,不接受转载自其他平台,敬请理解。

不放弃,无论什么样也不放弃

生活如此不愉快,我只要傻白甜,只要HE

还是不太坚强啊,要重新振作起来,不要在意无关人员

【Freestyle】Interview of Satoshi Ohno

魚䲆鱻:

*访谈蛮长的 要是有时间的话 请一定要看完> <*

 

————————————————————

 


 

相信自己

以及名为「喜欢」的这种可能性



取材 & 撰写: 米川里代
译: Kaiko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啊 嗯 会到30岁又或者40岁左右....想办一次个展」这句话自大野口中说出 已是6年前的事了

从大野那知道「兴趣是绘画」的时候 是在岚初主演的电影「ピカ☆ンチ」拍摄进行到中途的时候 记忆犹新的是一大早就在原宿进行拍摄 在等待布景完成的那段时间 与斯达夫谈笑的大野无意的提到了自己的兴趣 对他说想要看一看之后 他有些犹豫的拿出了手机 说着「还有没有完成的....」 把手机中存着的照片给我们看了 .....真的让我很震惊 作为每天都十分忙碌的爱豆 而且出演的电影还在拍摄中 与拍摄同步进行的还有CD的录制 而且听说夏tour的彩排也已经开始了 嗯 该怎么说呢.....那幅画完全超越了我轻率的想象 他说「喜欢现实感」 就像是照片一样的笔触 加以绝妙的变形 体现出平衡感 表现出了「大野智」这个人的原创 实在是太过冲击 除了「好厉害....」这种没新意的话以外 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大野说「只是自己很享受这种回顾的感觉」 听着我们赞赏的话语的大野 露出了十分不好意思的笑容看着手机的屏幕 就这样摄影也走向尾声 要取材电影的写真集要用到的访谈 在取材结束要回去的时候 从闲聊到说到绘画 在这时候初次听到了大野嘟囔的那句话【就开头那句ww】
从那时起已经6年......但要是说起大野开始认真的作画 那已经有10年之久了 小学的时候就开始了绘画 虽然中途有一段时间没画 但在Jr.时代再一次拾起了画笔 就算是出道后工作再忙 都一直以自己的步调坚持着绘画 并且以绘画为起点「比画更能体现现实感=想要立体」 这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于是便开始了模型的制作
一方面作为岚活跃在表舞台 另一方面则在台下安静平淡的持续着自己的创作 纪录着这10年的轨迹的正是这本作品集 不管怎样 首先以自己所说的话来重温一下吧 大野以西历单位所纪录下的详细记忆



—— 开始画画是受到了小学时朋友的影响

嗯嗯 在小学六年级之前 除了画画什么都没做过 最开始就是普通的画画「龙珠」(笑) 去朋友家的时候 朋友在画悟空 我看到之后就想着「画的真好呢 我也想试试看」 画画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但朋友画的比我好太多 我超级不甘心....但决定了「我也会画的有那么好的!!」 不这样的话心里会不平衡 所以就一心想要比朋友画的好 一直一直在画 要点就是要喜欢模仿 无论什么都是从模仿开始的 跳舞也是 因为有憧憬的人 想要像那个人一样帅气的跳舞 不间断的看舞蹈视频 看到要坏掉了一样 慢慢的慢慢的就拉近了距离 到与憧憬的人站到了一样的位置的时候 原创才能由此而生 「这个人是这样做的 但我想试试那样」 自然而然的


—— 这是小学时代 那在那之后呢?

然后就进了中学 加入了羽毛球部 沉迷其中了(笑) 中学二年级的时候进了J家......变得更加没时间画画了 这次是迷上了舞蹈 然后去了京都出演舞台(KYO TO KYO).......然后 嗯 总之是开始了绘画 还有一个人 和我一起出演舞台的朋友也喜欢画画 两个人在乐屋的时候会画画.....我也很久没画了 变得很想画画 虽然那些没有刊载在作品集里 是用钢笔画的 我出演的角色是牛若丸 把牛若丸用一种怪诞的感觉画出来了(笑) 然后那幅画很偶然的被化妆师看到了 对方跟我说「还有许多其他的绘画方法噢」 有能够画出更为逼真的画面的道具或者画法什么的 彩色蜡笔的使用方法什么的.......然后 经过各种尝试之后 以比例与现实感画了 在那时候画的画就是.......骆驼的画① 还有就是将人的脸分为两边进行绘画 体现「FATHER」和「MOTHER」的画② 开始画起了这样的画


—— 这是出道的1999年前后 虽然想着出道之后每一天都会很忙碌......就算是这样也能画画 从那时起到2001年也画了不少东西

画了呢 开始上色了 我终于能够运用水彩了 能够画出与自己想象中的画面相近的画作了 变得很开心 就画了很多 我把刚刚提到过的骆驼的画copy了一下 然后上了色③ 还画了大楼⑦和猩猩⑥ 这是「ピカ☆ンチ」摄影途中的2002年 2004年「ピカ☆☆ンチ」的时候? 啊啊......那时候什么都没做呢 没有画过画呢 啊咧? 那是2003年噢? 摄影是2003年的10月 我全部都记得 然后 到了2004年 开年的时候有Live 在Live之后的2月 从那时起是拍摄「四分之一的羁绊」(TBS系) 在中途 我拿到了「TRUE WEST」的台本 所以那时候我完全没有考虑作品的事情


—— 在那之后 对立体的兴趣渐渐冒出了芽

没错 喜欢现实的感觉......立体更能表现出现实感 这是在2005年黄金周之前 在弄树脂粘土 然后又一次想拾起画笔开始画画 黄金周的一周间可以休息 想着在那一周间轻松的画完一幅超大的画 然后就开始画了 在第5天画完了 那幅画是(叼着烟的)黑人⑪ 在那之后有Joy(WWS的外国演员)的研习会 还办了「One」tour......然后就是「幕末蛮风」 那时候还没有想要办个展的想法.......只是默默地在制作作品 所以2005年在弄完粘土之后 画了画......要集中于tour和秋天的舞台「幕末」 因为要排练......太难了所以没法画(笑) 然后 做了什么来着? 啊!! 「幕末」的时候 划了船吧? 在番组(「まごまご嵐」 フジテレビ系)里 就在那个时期被告知自己开年要举办Solo Live 然后从2006年开年就开始了彩排 啊!! 趁着Solo Live在地方到处跑的时间里 我开始了制作模型


—— 开始制作模型的缘由是什么呢?

虽然在做粘土 但粘土会因为年月产生龟裂 于是 就想着能不能做出能够长时间放置的东西 就加入了石膏 但是石膏这种东西 要是剥落的话就会碎 我不想那样 想做出更加坚实的东西 如果有足够坚实的模 那么无论多少相同的东西都能做出来 于是就上了色......就从这个有趣的点开始了制作 虽然加入了石膏 石膏的模.....一旦干燥了就没法用了 所以在做模的时候 速攻的做了2到3次 但也还是蛮勉强的 就没有其他办法了么?......从那时起 就是接连不断的悲惨失败的开始(笑) Solo Live结束 石膏的制作结束.......然后我知道了树脂的存在 从那时起开始了模型1期(※大野所制作的模型 以模的种类以及制作时期来划分 有10种不同的样式 他将这10种称为「1期生」〜「10期生」)的制作 大概是2月吧? 2006年的2月开始了1期的制作 从那时起一直到「黄泪」拍摄之前 3月做的3期有了非常出色的模型(笑) 「噢~不错 真不错呢!!」自己也是这样的心情 做了一堆3期出来 在这之后想着要做100个 4期也慢慢地做了出来.......在我兴致高昂的时候 因为拍摄而被搁置了(笑) 想着要忍两个月就莫名有点冷淡下来了 等待的时间也很长 又不想在那段时间睡觉 因为演的是画家 处在一种创作的状态中 倒是又离自己的角色进了一步 这要是冲浪的话是不对的吧(笑) 感觉就和饰演的角色差了太远


—— 原来如此!! 画家与艺术的意思基本相同呢.......

没错 所以想自己也做一下(笑)


—— 有道理......那时候 感觉就像是艺术家一样呢

んふふ 说实话 电影......对我来说真的很苦手(笑) 那时候一天就连一次自己想做的事情都做不了(笑) 真的胃都疼起来了 想着这样太糟糕了 摄影到半夜结束 我就从半夜一直做模型到早上 也不睡觉 就那样直接去拍摄现场反而心里会比较舒爽 因为不能不做 嗯 然后电影拍摄结束大概是在8月中旬吧? 目标的100个做完了 从那时候起 开始做起了椅子 然后在10月 本来应该在泰国举办的公演由于政变而中止了......在那3天中弄好了椅子的扶手和腿的模型 接踵而至的是「世薰」的记者招待会 2006年末......在这个舞台本番中的时候 跟Julie桑说了「想办个展」 再然后 开年......2007年 1月中完成了9期生 2006年12月是大阪公演 那时候喉咙的状况不太好 就自己一个人闷在酒店房间里 在酒店里做了10期生 9期生是在东京公演的休演日做的 对 没有放过任何一点休息时间(笑) 果然在说了「想办个展」之后 两回公演之后也一直在做......怎么说呢 感觉变得很有趣 没有什么时间也能做呀!! 虽然很困但还是在做模型 像是这样(笑) 所以啊 果然对9期的制作规程记忆犹新呢 2007年 开年的时候有凯旋Live等等一些事情 制作作品的方面 虽然做了10期的粘土 还是有点......直到2月中旬都没有其他进展 然后 从2月中旬开始 想着要画一幅尺寸大一点的画 那就是开始画猴子的时候 因为是很仔细的在画 大概要画3个月吧 决定要在4月中旬画完


无论怎么说大野都是不怎么爱说话的性格 说到这里话也开始多了起来 反过来说 能够精准到如此程度回忆起当时的事情 这也说明制作作品已经成为了在他忙碌的生活中重要的支柱 而且他还是一个十足的努力家 注意到了么? 他说「一周画完一幅很大的画」 但仅仅5天就画完了 为了让自己有一个时间概念「要在4月中旬画完」 大野为了自律 自己定下了期限 并朝着那个期限努力 无论自己的工作有多么忙碌 都会消减自己的个人时间进行创作 然后便是下定决心要开自己的个展 做模型时也决定了要在2006年9月前做完100个


—— 「要做100个模型!!」「在这天前要画完这幅画」......为什么开始给自己定下目标呢?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呢(笑) 不过啊 像这样认真定下目标并且朝着目标努力是最近才开始的


—— 是有什么契机么?

会变成这样......是因为舞台呢 说到舞台啊 当然Live什么的也是如此 特别是舞台 就算排练的时间很短 一旦要本番了 观众们入场......这已经是既定事实 没法逃避了不是么? 还会想着「真的能演出来么!?」(笑) 但初日还是演出来了 尽管觉得自己演不出来 但本番的时候还是做到了 这样的经验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啊.......人只要动手了就没有做不到的嘛!!」(笑) 所以啊 尽管画画只是兴趣 但定下期限也没什么不好 要是不定下期限就会磨磨唧唧的总是画不完


—— 原来如此 就是这样开始的啊

舞台也是 要是这样的话就会超有达成感 所以啊 就算是兴趣 自己定好完成的时间之后 也会和舞台有同样的感受的 但因为期限是自己定的 感觉约束力就不是那么强 会想着往后拖一拖什么的 但这样是绝对不行的!! 要和舞台是一样的!! 但毕竟这是自己的事情......就变得有点软弱(笑) 所以就做了惩罚游戏......


—— 给自己的惩罚?

对 断酒啊 剃眉毛什么的(笑) 还对朋友这样宣言了 「绝对要做到这种程度!! 要是我没完成 就做惩罚游戏!!」 这样的话.......不想变成那样嘛(笑) 这样决定之后 完成了的话......就会很有达成感 很纯粹的因为「完成了!!」而觉得很开心


—— 这样做了之后 「做了就能做到」的感觉就增加了

怎么说呢......就像是Game一样(笑) 虽然受到了工作忙碌时候的限制 但做这样的事情还是很有趣呢 「明明不是需要现在都做掉的事情.....」像是这样(笑) 但这样做的话 就能比预定时间更快完成了


—— 在期限内结束制作

结束了呢 所以在做100个模型的时候也是 比预定时间更快的结束了 那时候做了剃眉毛的惩罚游戏(笑) 决定了就必须得做呢 还按了拇指印 做到了这种程度(笑) 不如就干脆当成捏他把眉毛都剃掉 这也挺有趣的(笑) 但距离期限越近 果然还是不想剃掉 还有亚巡 干脆就剃掉了去 但又一直都是Live 就算画上眉毛肯定也会因为出汗而掉色的(笑) 那样太可怕了 果然不在期限内做完不行 这样决定了之后就集中于制作也挺好的 能在期限前做完不是蛮好嘛


—— 与其说对自己严格......真的是个努力家呢

是这样的么? 我也不太清楚 但是啊 因为.......要是在那天(期限)之前做不出来的话 就变成对自己说谎了吧 虽然也有没法如自己所计划的那样进行的时候 但就算找了这样的借口......自己的事情自己最清楚 我又不想骗自己 就算没能在期限前做出来也没什么过错啊 虽然自己心里可能无法接受 朝着那个目标前进的心情才是最重要的 那段「朝着目标前进的时间」是最为快乐的


—— 像这样决定了期限之后 性格也有所变化么?

与其说性格......该是什么呢?


—— 以前说过「自己没有自信」吧? 舞台啊 电影也是 明明有认真的演 却担心着「能不能演好啊?」......这一点是不是发生了变化呢?

啊 这一点确实变了呢 说的是呢......因为舞台会很不安啊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果然是从「WWS」开始的吧 一直到「TW」都只是拼命的在努力 嗯......怎么说呢 果然基本上吧 在舞台上会有自信 第一次遇到外国演员 而且台词量巨大......「WWS」在岚出演的半年前由少年队演过 共演的人都是一样的 所以是在大家都知道全部舞蹈的情况下 岚的3个人加入进去了 那个时候 那个......有首叫「COOL」的曲子 我还没有学会WWS的舞蹈嘛 在那之中 共演的大家都已经很熟悉舞蹈动作了 大家都能跳出来 我就对自己说「得把COOL回忆起来」.......我好歹也是跳了「COOL」的人噢? 姑且还是那个团的leader噢? 但是........我还是很清楚自己目前是跳不好WWS的【起步要比其他人晚....】 但那时候还有三个月的排练时间 想着绝对不能输 那个.......算是一个契机吧 然后在千秋的时候绝对要让自己心里也能过接受 脑海中浮现了这样的想象图 于是就朝着那个目标 一直一直练习 所以啊 也许是多亏了共演的大家的福 我绝对不想输给大家(笑)


—— 有了这样的舞台经验 果然会转变成自信呢 当然风系列也是如此

说的是呢 果然啊 感受到同伴的优秀是在2006年的舞台 这就是我所得到的东西 作为座长的意识也萌芽了......这样真的很好 我......对于这种事其实不怎么喜欢(笑) 但却不得不去做 有了这样的想法......像这样精神上的成长 尤其表现在了舞台上


讨厌认输的努力家 虽然有因为完美主义而不安地思考着「自己真的能做好么?」这样软弱的一面存在 但同时也拥有着「最终一定会胜利」的强大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人 以不安为起点蓄势待发 持续着拼命的努力而做到最好的舞台 由此而生的「精神层面上的成长」铸就了大野的自信 此外 并不把突出自己的存在作为美德 而是变得更为谦逊 舞台也是同样 在拼命完成了100个模型的时候 想着「想要让FAN们看一看」 至今没有自己提出过什么请求的他 头一次像事务所提出了他「个人的愿望」 这个愿望就是这次的个展


—— 虽然说了「总有一天想要办个展」

嗯 所以啊 我想过自己总有一天要办Solo Live......那个才是 觉得在30岁左右举办的话挺好的 但那个被提早太多了呢(笑) 全部的预定都被提早了


—— 那个Solo Live也是自己把「想要开Solo Live」这种想法传达给了事务所么?

嗯嗯 这次(个展)是第一次说 因为啊......Solo Live也已经办过了 总之现在 除了个展以外都没有其他想要做的个人活动了(笑) 已经只能自己去讲了嘛


—— 大野君是第一次自己说出来啊

嗯(笑) 而且啊 能在30岁之前开个展呢......因为一到26岁 马上就会变成30岁了嘛 说起来 就是去年(2006年)12月跟事务所说了自己想办个展


—— 出演舞台「世薰」的时候?

对 就在出演舞台中途的时候 想着一定要说 夏Live 亚巡结束之后马上就开始舞台排练了嘛? 虽然一直都有在考虑个展的事情 但总是对不上时机 但这次想在排练舞台的中途说出来 但果然舞台实在太难了......一直都在考虑舞台的事情 所以在排练结束之后 从本番开始 在自己最为努力的时候说出来!! 因为要是在自己什么都没做的时候说出来的话 自己心里也过不去 在自己拼命努力的时候说出来的话 自己心理上也能够接受 总之就是......这样一种状况


—— 是什么让你有了这样的想法? 为什么说出来了?

嘛 最主要的是想让FAN们看一看 大概 现在自己待在事务所里 在那之中 自己想做些什么呢? 自己能做出些什么呢? 就在我单纯的思考着这样的问题的时候 举办了Solo Live 作品也堆积了起来 觉得办一次个展应该会很有趣 要是能办个展就好了 果然啊......既然是在事务所工作的 而且还是给予梦想的工作 觉得不能给不了大家梦想


—— 「为了FAN」的心情十分强烈

嗯 为了FAN 想给FAN们看一看自己的作品.......除此之外什么都没考虑 也没想到这次的个展还能出版一本作品集......最开始也想过让其他的艺术家来对我的作品进行评价 但那种艺术层面的评价怎样都无所谓......只是单纯的想把自己做了100个模型的事情传达给FAN 想要告诉他们我在做着岚的工作的间隙中也做了这样的事情 而且还很开心 就算再忙 只要喜欢就什么都能做出来 想要传达这样的心情 嘛......至今为止一直都在杂志上说着近况是模型(笑) 觉得FAN们大概也是想看的吧 就是为了这样的披露 才想要办一次个展 然后还出了书 在书上记载了过程的照片......做到这种程度一定能够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大家了吧 我觉得过程是最重要的......


看着这些作品 大家都是怎么想的呢? 关于大野智这个人 有特别的才能? 他是天才? 器用? 不仅仅是唱歌跳舞 还拥有在这之上的才能.......羡慕? 确实 大野智这个人的构想和着眼点大概是能被称为天才的 仅仅是抱着「想画画」的想法 这样的题材与主题 仅仅是「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做」的这样一个绘画的旅程(因为喜欢猴子所以画了猴子 那幅骆驼的画还是因为想要画花了大精力画的作品中间那幢房子的拱门才画的 因为觉得去买大画布很不好意思所以就把现有的画纸贴在了一起当作替代品.......etc.) 无论是哪一个 都是他的独创 他说着「学术书和说明书我都不看的(笑) 看了的话就会被书上写的方法禁锢住思想的」 坚持着自己的流派做法 坚信「有适合自己的方法」反反复复从失败中寻找着 这也许能被称为「才能」 但大野却说「我只是在享受囊括了失败 朝着目标努力的过程 这并不是什么才能」 重要的是「喜欢」的这种心情


「不不.....我没有才能什么的啦 希望你能写上这个 人啊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才能 也没有才能的差距什么的 我喜欢画画 所以才画 这经常被说"有才能的人就是不一样" 大家都这么说 但是......我希望你能写上并不是这样 我从小时候就开始画了......在大家都在进行着义务教育的学习时候 我没有学习只顾着画画(笑) 只是因为喜欢 唱歌和跳舞也是这样 因为喜欢 所以才想要做到更好」


—— 仅仅是「想要钻研喜欢的东西」

对 就是想要传达这样的心情 并不是一开始就很上手 也有合不合适的要素在其中 但也是看后天的努力 本来就没有所谓的天才 付出了努力 因为喜欢所以想要做到更好 能将这样一件事贯彻到底的就是天才 绝对是这样的 结果 努力 那什么......总之要喜欢 仅仅是喜欢 虽然被说了器用 小时候我对各种各样的东西都很有兴趣 有一堆喜欢的事情 画画也是因为那时候大家都在画 我的画也和大家的差不多没有变过哦? 同级生的朋友看到画的很好就会想着「我没有才能呢......」


—— 没有放弃

没有 想的只有「我也想变成那样!!」 所以如果说我有「特别的才能」的话我也会很困扰......喜欢的话 那就拼着一口气做下去嘛!! 那......虽然尽是失败(笑) 但在自己脑海中有「想变成那样!!」的理想画面的话 就算失败了肯定也能再往上一步的 只要是真的很喜欢的话 我觉得这还是自己心态的问题 但结局不还是「喜欢还是讨厌?」「有没有兴趣?」 想画画的话 那就画着试试 如果画了之后觉得很感兴趣 那就继续下去 就算觉得自己画的不怎么样 没什么意思 那也绝不是没有才能 只是你对绘画这件事没有兴趣而已 要是有兴趣的话 就会一直画下去 因为觉得画画很开心所以才会画 因为喜欢所以才会开心 单纯的觉得心情很愉悦


—— 嗯 感觉是很有大野君风范的话

哎.......难道不是这样么? 我就是普通的这样觉得而已 最近「喜欢 讨厌」「有兴趣 没兴趣」都变成了才能的有无......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啊


—— 「喜欢」的话 就算失败了 也完全不会在意

对对 我啊......总是失败呢(笑) 做模型从粘土到石膏 开始用树脂前还用过硅土......那真的是超累的(笑) 因为冬天太冷了所以很难定型 就算一刻也好 想让它赶紧凝固成型 就放到了暖炉边上(笑) 然后终于把硅土模做好之后 想着下次就要用树脂了 把A液和B液对半分混合在一起倒进了硅土模里......树脂5分钟就凝固了 结果浇注之后 过了大概5分钟就冒烟了 ファ〜地冒出了烟 ......没有混合好呢(笑) 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蛮危险的 但我那时候还想着「よっしゃ!!」(笑) 总之 哎......是在朋友那儿做的而且夜已经很深了 特别期待明天 然后那天就回家了 然后第二天想着「哟西 打开吧!!」 但是 在那个时候树脂应该已经透明了才对的 但看着发现还有点黄色 但我觉得我已经那么认真弄过了而且也定型了 就算有点黄色也能用其他颜色覆盖一下 结果我一看......是一种黏黏糊糊的状态 然后硅土模也有点溶了变形了 想着「这怎么回事!?」 然后 下一次就好好的看了说明书


—— 终于还是?(笑)

然后就看到写着「请不要将此树脂凝固成5mm以上的厚度」(笑) 何止5mm 我都凝固成5cm以上的厚度了


—— 真危险.......(笑) 真的是不读说明书的自我流派呢

对啊(笑) 基本 我觉得看说明书太麻烦了.......所以懒得看 真的是每次都会失败噢 嘛 不过 就算失败了也还是很喜欢 很开心 那个时候果然还是会超失落的 发现树脂没有凝固好的时候 情绪一下子就低落了「啊.......算了」 然后就喝酒去了 有一次 我把模型给摔到一边 吼着「为什么做不出来啊!!」(笑) 但我也已经开始考虑下一次的事情了 要是看了说明书的话就能完美的做好了呢 我真是笨蛋呢(笑)


—— 而且 无论何时都是很认真的呢(笑)

认真的做着蠢事(笑) 我喜欢这样的事情呢 所以啊 就是......想让大家看看人这种无能无力的一面(笑) 「说不定我也能做出来」 想要给FAN这样的勇气 我只是在做这样的事而已 尽管作为岚的一员有许多要做的事情 但因为自己喜欢 就算是没有多少时间 也还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噢 这样的........如果能成为大家的一个契机也好 但也只是这样而已


「想要得到勇气」这样的话.......果然是谦逊的 不会断言或强求 有大野风范的话语 与「才能」无关 只要无条件的相信着自己这种「喜欢」的心情就足够了 然后 现在也一直被自己的「兴趣」所推动着 相信着自己持续着创作 使用着极细的Rotring笔 以让人晕眩的极细笔触所画的细密画⑱ 这幅画是在这本作品集出版决定时 在看了许多艺术家的画集与写真集之后 涌发了新作品的灵感 所画的最新作

「至今为止的画 如果能变的有现实感我会很开心......就仅仅是这样而已 但是 说到"海马"这幅画 这是我第一次完全自由发挥 最后会画成什么样其实我也不知道 很开心 完全只是自由的在画......结果 就变成了这样的画 把那时候想到的东西都画出来了 把那时候的心情都投入进去了 就这个意义而言 第一次成了深刻的东西 果然我也感受到了一直以来我所没有感受到过的东西」

然后就是这个金色的Objet⑮ 中央的是大野自己的脸 这也是为了这本作品集的拍摄而完成的最新作 在这篇访谈的后面 披露了这次愉快(?)的过程 又是接连的「失败」
「最开始是把管子插进鼻子 仰头朝上的脸型 第一次灌入石膏的时候 石膏从脸的两边流出去了 跟朋友说快添石膏 这样的努力了......还是不行(笑) 然后 虽然第二次还蛮不错的 不过我.......途中睡过去了 觉得这种凉凉的感觉蛮不错的 朋友看着鼻子里的管一动不动的我 好像特别着急(笑) 然后看着做完的模型......完全不像 明明是我以我的脸做的模 但完全不像我!! 搞什么鬼噢!!(笑) 然后 这次在嘴里塞了管子 而且注意着不睡着.......最后终于成型了」
果然还是第三次才可靠 脸型中稍微突出的嘴是因为塞了那根空气管 以高贵的红布为背景摄影的这个金色的Objet的照片 大野说「挺好 这种超现实感挺好哒」 他说那张照片马上就成了他手机的待机画面
然后现在「想要画涂鸦」 预定在这次个展披露 想要画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喷枪作品
而且这一次 他挑战了「自己的作品以自己的手来拍摄」(模型的外景写真都是大野拍摄的) 他兴致盎然地说着「很开心啊 还想拍更多的照片」 大野的「想要做○○事」的兴趣 无止境地在涌出热情 今后也绝对会将这份「喜欢」的心情深入到极致


这就是大野智作为一位艺术家所发表的作品集 他的10年轨迹 (笔者)好不容易才拿到了这本作品集 想要看这些作品与年表间的连接 在那个时期 作为岚 一边眼下所面对的工作 一边在那少许的自己的时间中与「软弱的自己」战斗 大野在这些时间中完成了自己的作品 然后 请试着想象一下 我是真的没有时间么? 是没有才能么? 是忽视掉了重要的「喜欢」的心情么? 大野在这10年间所提出的问题 想要传达的「大家也要加油」这样的心情一定也能传达到的 希望看到这本作品集以及这次个展的人都能收到来自大野的应援


- Interview End -


——————————————————

译文中标上了序号的画请戳进以下的链接ww

戳我戳我> <!!

感谢看到最后的人 希望先生想要传达的message能够送到所有爱着他的人的心里

 

翻译这个老长老长的访谈也是想自己对先生的第一次个展做一个总结 然后迎接今年的第二次个展 虽然我去不了东京看展子qwwwwwq

 

打字打了快一天 虽然觉得手超辛苦但还是很开心 要是有错字或者翻译错误情告诉我

 

以上 カイコでした